馬斯克想要特斯拉更大控制權,投資者爲何不滿

馬斯克想要特斯拉更大控制權,投資者爲何不滿

1月29日消息,六年前,特斯拉爲首席執行官埃隆·馬斯克(Elon Musk)制定了一項大膽的薪酬方案,使他成爲全球首富並贏得了投資者的廣泛支持。然而,如今馬斯克希望獲得更多控制權的願望引發了投資者的質疑。

特斯拉的長期投資者和忠實盟友羅斯·格伯(Ross Gerber)在接受採訪時直言不諱地表示:“他想要股票,整件事顯得非常荒謬。” 格伯承認,他從十年前就開始投資特斯拉,與公司共同經歷了多個發展階段,但現在他認爲這個故事已經接近尾聲。

名人堂窄門越開越大 非頂尖球員入選將成常態

儘管格伯尚未完全撤出對特斯拉的投資,但他對公司的未來期望已經降低,並公開對馬斯克提出了批評。這成爲越來越多投資者對這位才華橫溢但反覆無常的企業家感到失望的縮影。自從馬斯克本月提出要求持有特斯拉25%的股份以防止“被可疑利益集團收購”以來,投資者的耐心似乎正逐漸耗盡,因爲他的個人決策和財務操作涉及的風險已經危及到了他們的財富。

去年11月,馬斯克在推特上點贊一則反猶太言論後,大批特斯拉投資者紛紛聯繫格伯,希望撤出投資,這是格伯對特斯拉態度轉變的關鍵時刻。

一年多前,爲了籌集440億美元資金收購推特,馬斯克出售了價值數十億美元的特斯拉股票。在接管這家社交媒體平臺後,他迅速解僱了大量員工,甚至改變了標誌性的藍色小鳥形象,並將其重新命名爲“X”。不久前,在馬斯克選擇支持反猶言論後,廣告商開始抵制該平臺。

報告首長,萌妻入侵

在此次爭議中,馬斯克積極遊說特斯拉股東恢復他在公司的股份,聲稱自己目前所持的13%股份可能會讓他失去影響力,甚至面臨“被投票出局的風險”。這使得他不太願意進一步加大對特斯拉人工智能項目的投資。值得注意的是,馬斯克的商業帝國還包括一家名爲xAI的人工智能公司。

系統 商

與此同時,特斯拉最新公佈的財報顯示,儘管降價帶來了銷量的增長,但同時也導致其收入陷入停滯不前狀態。最重要的是,該公司預測2024年的增長率可能會“顯著下降”。財報公佈後的第二天,特斯拉股價暴跌12%,市值蒸發800多億美元。

韋德布什證券公司的分析師丹·艾夫斯(Dan Ives)過去曾對特斯拉和馬斯克讚譽有加。然而,在評價這次財報電話會議時,他表示:“這簡直就是一場災難。” 他補充說:“我理解馬斯克爲什麼要尋求更多的控制權,但從概念上講,這完全是在玩火。” 在財報引發市場動盪後,艾夫斯將這次事件稱爲“火車殘骸”,並指出時機是問題的關鍵所在。

居家好眠设计 强化抵抗力

與此同時,ValueEdge Advisors副董事長、特斯拉投資人內爾·米諾(Nell Minow)上週向包括大型投資者在內的客戶發佈了一份報告,對馬斯克增持特斯拉股份的要求提出質疑。儘管馬斯克尚未實際獲得更多股份,米諾在報告中指出,這可能對特斯拉的未來發展和股東利益造成潛在威脅。

米諾在接受採訪時表示:“馬斯克要求更多控制權的威脅,就像他拿着磚頭砸進你的糖果店窗戶一樣,這是一種敲詐勒索行爲。他威脅要從公司拿走一些已經屬於股東的東西。他不能這麼做,就像他不能說‘我要把所有的電腦都帶回家’一樣。”

深水資產管理公司的管理合夥人吉恩·蒙斯特(Gene Munster)也表達了對馬斯克尋求更多控制權的擔憂。他指出,這種擔憂仍然是合理的,“馬斯克通過銷售股票削弱了自己的投票權,但他仍視特斯拉爲自己的孩子,並希望牢牢掌握控制權”。

由於馬斯克在特斯拉沒有領取常規薪酬,他的淨資產主要來源於股票增持和股價上漲。根據彭博億萬富翁指數的估計,馬斯克的當前淨資產約爲1990億美元。然而,隨着股票銷售面臨高額年度稅單的壓力,投資者擔心他可能不得不進一步出售所持特斯拉股份來支付賬單。

馬斯克與長期支持者、Gerber KawasakiWealth&Investment Management的領導者格伯之間的裂痕尤爲引人注目。作爲馬斯克的長期盟友,格伯在賓夕法尼亞大學時期就與這位企業家有交集。然而,隨着馬斯克將更多精力投入到推特的收購中,格伯開始感到不滿。

本周「血型+生肖」財運TOP5!B型1生肖「大好時光」:獎金不斷增長

格伯表示,當馬斯克開始收購推特時,他變得越來越擔心。這是一項極其複雜的交易,最終馬斯克被迫兌現了440億美元的出價,而許多人認爲這個價格過高。格伯說:“馬斯克爲一家陷入困境的公司提供了溢價。對這家公司來說,這是一筆非常划算的交易,沒有任何盡職調查要求,董事會不得不接受這筆交易。”

然而,格伯與馬斯克關係真正破裂出現在去年11月。當時,伯格的電話響個不停,因爲他的基金投資者紛紛要求撤出對特斯拉的投資。

庇护工场推中秋礼盒 黄敏惠、翁章梁促销

隨着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多的投資者對馬斯克的領導風格和決策表示疑慮,這使得特斯拉的未來發展前景充滿了不確定性。在這個科技巨頭的故事中,馬斯克的個人決策和財務操作對公司的未來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當格伯查看馬斯克在X上的動態時,他逐漸明白了爲什麼投資者們開始對這位科技大佬產生疑慮。馬斯克竟然向他的億萬粉絲髮布了一個陰謀論,荒謬地聲稱猶太社區在推動“對白人的仇恨”。儘管投資者們已經對馬斯克的許多行爲表示寬容,但他們無法容忍這種明顯的反猶太主義言論。

格伯曾多次在國家電視臺上爲馬斯克辯護,但現在他直言不諱地指出,馬斯克需要面對現實。他公開指責這位企業家的行爲給特斯拉帶來了巨大的風險。

格伯在推特上寫道:“建立聲譽需要一生的努力,而毀掉它只需一天。” 他哀嘆道:“馬斯克完全沒有承擔起應有的責任!特斯拉投資者的‘狂歡’似乎即將結束。”

作爲迴應,馬斯克選擇在平臺上屏蔽了格伯。對於“一個自稱支持言論自由的人”來說,這種行爲無疑充滿了諷刺。格伯認爲,這是“本質上的報復”。

臉書掀戰!賴品妤指遭中天記者狂追摔倒 他諷見笑轉生氣

隨着馬斯克的反猶太言論引發了嚴重後果,格伯向X的首席執行官琳達·亞卡里諾(Linda Yaccarino)表達了不滿,並建議該公司與反誹謗聯盟(Anti-Defamation League)展開合作。反誹謗聯盟是一個致力於打擊仇恨言論和暴力的激進組織,此前曾與馬斯克會面並提出對內容進行審覈的要求。

亞卡里諾私下回復格伯:“我同意反誹謗聯盟的觀點。我們每週都與他們保持聯繫,並建立了良好的合作關係。我們已經聯繫了他們,並計劃在未來進行更深入的合作。”

亞卡里諾對反誹謗聯盟的讚揚令人感到驚訝,因爲就在不久前,馬斯克曾威脅要對該組織提起誹謗訴訟。當時,該組織指控X存在反猶太主義傾向,而事實上在他們的交流中,馬斯克甚至稱反誹謗聯盟應該更名爲“誹謗聯盟”。

在處理私人事務方面,亞卡里諾向格伯介紹了她爲解決在X上被模仿問題所做的努力,但她沒有迴應格伯的另一個請求。

格伯寫道:“你能讓馬斯克不要再屏蔽我嗎?我是X的投資者,每次馬斯克遇到麻煩時我都會站在他身邊。我想幫助他避免繼續陷入困境。”(小小)

九轉神帝 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