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才子驚爆轉行當貨車司機 疫情蔓延身陷憂鬱

創作才子驚爆轉行當貨車司機 疫情蔓延身陷憂鬱

諸天無限基地

安偉爲求真實感以無妝發的狀態入鏡MV。(奇洱文創提供)

我成为了白天鹅公主的黑天鹅母亲

《航运股》GPO委制船爆亏密赔?台船:减损均依规认列

安偉爲求真實感以無妝發的狀態入鏡MV。(奇洱文創提供)

独/黄子佼8年长寿节目停播 自觉陷入两难「越做越心虚」

安偉集音樂製作、編曲、現場演出等才華於一身。(奇洱文創提供)

安偉曾擔任陳昇、畢書盡、五堅情等歌手演唱會的樂手,2017年陸續推出自己獨立發行的作品〈IDFC〉、〈濾鏡〉等歌,同時間他將自己平時擔任樂手的收入用來拍攝自己作品的MV,在毫無宣傳預算的情況下嶄露頭角,2019年受邀參賽江蘇衛視節目《我們的樂隊》,他一路過關斬將,成爲當時節目中唯一一位臺灣參賽者;節目熱潮過後安偉專注繼續創作,近日推出2022年首支單曲〈月光長袖〉,並在MV中飾演貨車司機,演技自然毫無違合感。

安偉具備音樂製作、編曲、現場演出等多樣才華,經常負責統籌練團、現場音樂演出等重要工作,無奈這2年因疫情嚴峻,許多工作陸續被取消,他說:「這段期間還能有現場演出的機會必須好好珍惜。」不諱言自身的創作狀態和心境受到疫情影響,在家悶久了總會胡思亂想,對於未來也充滿不安與不確定感,今年初本以爲將回到習慣的忙碌節奏,沒想到近期疫情再度蔓延,鬱悶感油然而生。

最讨厌的人
吞天帝尊

安偉默默觀察後疫時代的大衆輿論變化,不論是人們的躁動還是憂鬱,任何的負面情緒時時刻刻影響着自己和身邊人,〈月光長袖〉除了迴應當前臺灣社會對於來日的恐慌,同傳遞着安偉這些年對演藝工作浮沉的心路歷程,坦言:「很多時候我早就想放棄了,對於音樂和生命這件事。」面對生命中無止盡的波浪拍打,即便向現實低頭,他仍強迫自己打起精神。

立法规范开发商 前地政司长叹阻力大

〈月光長袖〉MV中,安偉飾演一名每天只是上班送貨、下班回家吃着微波食品看看電視的貨車司機,即便生活規律,但卻沒有從中獲得任何價值肯定,如此日復一日的生活變成了折磨,日常即地獄,最終將自己推入無可挽回的深淵。拍攝時,安偉爲求真實感以無妝發的狀態入鏡,將對於未來毫無目標和渴望的受困心境詮釋得淋漓盡致,雖造型邋遢落魄卻不掩他白皙且帶有冷豔風格的外型,還有粉絲覺得他的外型很S(意指欺負別人獲得滿足),私訊安偉請他罵自己。讓安偉大感意外笑說:「或許找到我的新路線了。」

低薪招呒人 旅宿业盼开放移工